传说在古代希腊,有一位双目失明的老人,背着七弦竖琴飘游四方,把自己的诗吟唱给大家听,以此来换取食宿。他的诗讲述了许多希腊光辉灿烂的历史事迹、神话和传说。老人是个瞎子,所以没有用笔写下那些锦绣珠玑般的诗句。然而他死后,伟大的诗篇却流传了下来,并诉诸文字。诗篇以老人的名字命名,被称为《荷马史诗》。古希腊历史从公元前11世纪到前8世纪习称为“荷马时代”,就是由《荷马史诗》而得名的。
《荷马史诗》是以说唱形式流传下来的希腊远古时代关于人与神的传说。其内容包括生产、天文、地理、历史、哲学和艺术等各方面的知识。
《荷马史诗》由《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两部分组成。《伊利亚特》由约1.5万行诗句组成,包括24篇,讲述了希腊联军攻打小亚细亚沿海的特洛伊的故事。这场战争进行了10年,而《伊利亚特》集中吟唱了战争最后一年里的51天里的故事。《奥德赛》由约1.2万行诗句组成,包括24篇,描写伊大卡国王和远征特洛伊的将领奥德修斯在回国的路上历经艰险在海上10年漂泊的奇遇。
《荷马史诗》反映了广泛而又丰富的社会生活、社会斗争,以及政治、军事、道德观念等等,具有极高的认识价值。两部史诗如百科全书一样教育了古希腊人。人们普遍认为它的作者是盲诗人荷马。在公元前7世纪或者6世纪留下的一首古诗中也记载着:“的一个盲人。”除此之外,真正有关于荷马的生平史料记载实在少得可怜,只有从那两部叙事长诗中才能找到些许线索。古希腊人对于荷马的存在和他是《荷马史诗》的真正作者是深信不疑的,柏拉图在他的《理想国》中就曾指出,当时人们尊敬荷马,认为是他“教育了希腊人民”。但到18世纪,人们对这种看法产生了怀疑,直到近现代,许多学者的研究结论甚至都颠覆了希腊人的说法。
人们开始怀疑《荷马史诗》并不是荷马所写,可能另有其人,也许是一人创作,或许“荷马”其实是一个创作团体的名称。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荷马应该是古希腊一个在公众场合表演吟诵诗歌的人,即古希腊人所称的“吟唱诗人”。因为古希腊在荷马时代之前是不会使用文字的,故事只是靠口头传播,之所以采用歌谣形式,一方面是因为这种方式更容易记诵,另一方面也有利于有才华的“吟唱诗人”即兴发挥。每个吟唱者都把一首诗歌以自己喜好的方式加以修改,一首歌经过长期的不同人的修改与润色,自然会有各种各样的发展。《伊利亚特》和《奥德赛》肯定也是在这种长期的增补中的最后定稿。因为在诗中描述的一些事件,似乎都没有发生在一个年代,而且《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之间的间隔达百年之久,而且两部史诗的语调与主题也相差甚远。这些都充分地表明《荷马史诗》应该是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由很多的“作者”共同完成的。
意大利史学家维柯在《新科学》一书的《发现真正的荷马》一文中,就阐释了自己的看法:《荷马史诗》其实也像大多数民间文学一样,是古希腊人民共同创作的,荷马不过是希腊各民族民间神话故事的一个总代表罢了。1795年,德国的学者沃尔夫也佐证了这种看法,他在《荷马史诗研究》一书中作了更翔实的论证。他认为,《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可以分为若干相对独立的部分,而每一部分都曾作为独立的篇章被吟唱者表演过,所以整个一部《荷马史诗》是在初步形成之后,经过了若干年的口头流传,而在流传中又经过了不断的修改与加工,直到公元前6世纪才以文字的形式被记录下来的。发展到近现代,美国学者帕里从语言学的角度对《荷马史诗》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发现在《荷马史诗》中有大量程式化的语句,基本占到整本书的五分之一,而这种程式化的语句又是早期诗歌中诗乐结合的常见现象。所以《荷马史诗》很有可能不是由一人单独创作,而是经过世代民间歌手加工而成的。
更有甚者,提出了更具有争议的说法。19世纪英国的小说家巴特勒指出:《奥德赛》的作者应该是个女人而不是男人!之所以这么说,他的理由是:《伊利亚特》描写的主要是发生在几日内的事情,并且极为强调战阵军功,而《奥德赛》则专写幻想和神仙鬼怪,内容几乎没有涉及到残酷的战争,这更像是出于一名女性的手笔。
无论如何,至少有一点我们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在《荷马史诗》写成之后,它也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它肯定是经过了若干年的补充和修改的。可是它的作者究竟是不是荷马?而荷马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看来这些问题还需要我们进一步研究与探索。
而以德国学者尼奇为代表的部分人,认为荷马在历史上肯定是存在过的,因为在柏拉图的着作中曾有所提及,那种说《荷马史诗》是“汇编”而成的说法是荒诞无稽的。同时他认为,《荷马史诗》虽然出现了一些前后矛盾的地方,但整体的艺术结构是统一的,况且如此一部恢弘的历史长诗,出现了一些自相矛盾的地方也在所难免。还有一种折中的说法是说荷马在开始确实创作了许多短诗,但在若干年的传诵中,这些短诗被更多的人不断地加工与修改,就成为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荷马史诗》。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两篇长诗具有相同的风格但又有前后矛盾的情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